陌生男女合租房引海外趣闻发的趣事

2019-09-07 作者:admin   |   浏览(

  合租消息:小两室一厅子求合租,房租是一千元一个月,最好是单身女性合租,如果能让人觉得放心,男性也可以考虑。

  郭博文觉得房子很合适,在武汉大学附近,那就离自己心就就职的地方不远,每天溜达着就能去了,晚上还可以进武汉大学校园逛逛,也算是一种休息了。从信息发布者的语气看,应该是位女性,而且也希望合租者是位女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合乎对方的要求。

  郭博文考虑了一下,觉得机会难得,不管怎么样,还是试一试为好,退一步说,即使合租不成,也可以和对方商量,如果对方找不到合租对象,不租房子了,自己正好可以接下来,一个人住小两室一厅,不更舒服吗?想到这里,郭博文记下了电话号码。

  郭博文没有在家里给广告发布者打电话,而是来到了武汉大学附近,对周围的房屋进行了一番观察,设想了好几个目标,觉得满意了,才打的电话。

  电话接听后,传来的是一个柔柔的女生的声音,郭博文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不禁对租房的成功率又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电话那边稍稍迟疑了一下,这让郭博文想是不是赶快把自己要问的问题说出来,不然,房源就没有了。

  郭博文正想着,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声音:我现在在武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武大,我们见面聊聊看。

  郭博文听见那边嗯过来一声,然后让他等着,说自己马上就到。郭博文放下电话,马上整理了一下依服,希望能给对方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郭博文在武大门口没待多久,就听见手机响了。他一边拿手机,一边朝周围看。只见一个穿蓝色牛仔裤、红色T恤的女孩子,正拿着电话张望。这女孩是典型的江南女孩,个子中等,面容清秀,圆脸,短发,站在那里,有如清水出芙蓉,让人一看,就觉得清爽。

  郭博文确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忙对她挥挥手,然后快步走上前问:你好,你就是网上发消息的吧。

  那女孩点点头,又问:你是一个人吗?那房子不大,只能住两个人,你要是还想带女朋友什么的,那可不行。

  郭博文一听,马上轻松下来:放心,我就是一个人。再说了,本地人怎么会带女朋友到出租屋居住。你放心好了。

  那女孩对郭博文的话很满意:那好,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房,要是满意,我们今天就定下来,房东已经问我好几次了。

  郭博文没想到自己的担心这么快就解除了,喜出望外,连忙跟在那女孩的身后走着。

  女孩一边走,一边问:你对房间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没有?这可是老房子,估计再过几年就要拆迁了,你要是要求过高,趁早别浪费时间了。

  那女孩侧头看了他一眼,觉得一个都市的男孩,为什么会对房子要求这么简单,难得是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吗?

  如果你只有这点要求,那就没问题了。那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我叫林雅晴,在武大读金融研究生,你呢?

  郭博文见眼前的女孩竟然还是读金融的研究生,觉得以后有问题可以顺便请教了:我叫郭博文,是华科大计算机毕业的。

  是吗?郭博文打量了一下林雅晴,觉得她和自己差不了多少,那么,她男朋友一定比自己高几届了,自己认识的可能性不大。

  郭博文哦了一声:你要找单身的合租者,是不是觉得这套房要是挤四个人就住不下了?

  瞎说什么呀。林雅晴说:我可告诉你,这就是我和你住,房子只有52个平方,你说能住几个人?

  林雅晴叹了口气:他哪有时间?这个毕业设计要是不能得到认同,他就没办法留校了。所以,我只好自己找房子住了。

  郭博文觉得这理由有点说服不了人,但别人的事,他也不好多问,忙转移话题说:你男朋友是华科大的博士?那留校估计有点玄?

  我对我们学校很了解,要想留校当教师,必须是有留学的经历,最好是欧美,只要不是野鸡大学,能拿到文凭,那留校当老师就十拿九稳了。本校培养的,够呛。有时想想也好笑,我们学校平常对学生们吹牛说我们大学教育质量如何好,但却不要本校培养的学生当教师,这是什么教育质量?我们国家尽做这些自相矛盾的事。

  林雅晴听他说这个理由,倒放了一半心:我还以为是什么原因呢,是这样呀...

  没路子。不过他是他们院长亲定的人才,只要毕业设计填补了学校空白,肯定留校,然后再出国......再回来。基本这样定了。

  郭博文点点头,想象着眼前这位灵性的江南女孩的男朋友一定是个有些木讷的学霸级人物了。

  两人走到马路边的一栋房子前,林雅晴拿出钥匙,打开了楼下的公共大门,然后领着郭博文走了进去:这里没灯,比较黑,你当心了。

  这栋楼一楼不住人,有很高的楼梯,走到二楼,看见有一个很大的平台,在平台和一个封闭的天井中间,有一道走廊,走廊上才是住的房间。

  郭博文对这样的建筑感到很新奇:还有这样的房子?怪不得你说要拆了,果真够老的。

  林雅晴走进屋,打开墙壁上的灯,然后走进了内室。郭博文跟着走进去一看,说是两室一厅的住房,其实应该是大一室一厅,里面的一个小房间是房主自己隔的,和房间结构完全不配,厨房也不大。郭博文看了看卫生间,见热水器什么的都有,他问林雅晴:这些都是好的吗?

  林雅晴没想到郭博文这么直爽,倒有些不知道怎么说了,她楞了一会,才指着凳子说:你先坐吧,看看你还需要什么?

  我没什么东西,就是一台笔记本电脑,然后就是几件依服、铺盖、脸盆什么的。随手就拿来了。

  林雅晴点点头:那就这样说定了,房租是一千元一个月,房东说是旧房子,要不了几年就拆了,所以永不涨价,我在这里起码要住一年,你打算住多久?

  郭博文说:这不好说,反正你走了,我是不会走的,到时我接着租,多半要住到拆迁吧。

  郭博文想到自己的姐姐对家里房子的窥探,微微摇着头说:看我做期货的成绩吧。但不管怎么说,肯定在你后面走。

  林雅晴说:要住满两年的话,房东就高兴了。那我们就说好了,无论什么费用都一人一半,不要在小钱上扯皮,如何?

  郭博文看了看房间,电器除了冰箱、电视,就没有什么了,他笑着说:不用什么都一半了,水电都是我的,房租一人一半就可以了。

  郭博文说:好了,你是个痛快人,我也不会在这方面跟你计较,这家里也没什么电器,能用多少电?反正以后我去交水电,到时你看着给吧。

  林雅晴还想跟他说清楚,但郭博文示意她不用多说了:就这样吧,我们先去配一把钥匙吧,我今天就开始搬家。

  两人关好门,一起往外走。下楼的时候,郭博文奇怪地问:你怎么不让你男朋友陪着见人?你一个人不怕危险吗?我要是坏人怎么办?

  郭博文笑了起来:你这话一说,那我就得拼命当好人了,不然,就辜负你这眼神了。哎,你接到要合租的电话了吗?

  两人走到路边配钥匙的地方,配好了钥匙,临分别时,林雅晴说:我明天开始搬家,我的东西也不多,不会打扰你的。

  走进落日下的武汉大学的校园,郭博文感觉到了一种与外界隔绝的气息,大学校园宽大的操场上,还有很多人在运动,虽然运动的方式不同,但一样洋溢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就连看上去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显得那么精神。郭博文看着这一切,想着自己六年前的大学生涯,不禁有些感慨时间如流水。

  郭博文走到武汉大学有名的樱花道,欣赏着旁边有特色的建筑,正想着是否上天台上去看看校园的全景,却看见林雅晴和一个斯文、带着眼镜的男子从台阶上往下走。郭博文不想打扰他们,连忙紧走两步,从旁边的楼梯走了上去。

  林雅晴和那男子似乎很亲密,两人牵着手,走下台阶,然后一边小声地说着话,一边往大门的方向走去。郭博文盯着他俩的背影看了几眼,然后径直往天台上走去。

  上了天台,郭博文发现几年没来武汉大学,这里已经不是武汉大学的最高处了。想着以前上学时来武汉大学玩,站在这里,对校园可以一览无余,现在,想看远处,已经被一些新建的建筑给挡住了。再看看武汉大学校园外边的马路,正要修一座高架桥,桥墩已经竖起来了。想着在这几十年的校园旁,修如此繁忙的一座交通枢纽,这校园还会有校园的模样吗?

  郭博文在天台上闲逛着,从这边走到那边,欣赏着夕阳西下的校园景色,倒也觉得心情舒畅。当他从另一头掉头回来时,正看见林雅晴从楼梯口处走了上来。两人碰头,都觉得有些惊讶。